崔洪建:欧盟复苏基金是对未来的一场豪赌

热门文章, 走势图分析

崔洪建:欧盟复苏基金是对未来的一场豪赌
原标题:崔洪建:欧盟复苏基金是对未来的一场豪赌为拯救深受疫情打击的经济,欧盟提出一项总额为7500亿欧元(约合6万亿元人民币)的“复苏基金”计划,核心内容是将经济复苏计划纳入欧盟未来七年预算(2021年—2027年)考虑,在预算留有空间的前提下,欧盟将通过市场借贷将5000亿欧元作为赠款直接提供给成员国、2500亿欧元用于向各国放贷,偿还期从欧盟2028年财年开始,最长30年内还清。动用金额如此之大、周期如此之长的财政手段进行经济纾困,对当前经济和政治背景下的欧盟来说不啻一场豪赌。首先,这项计划仍面临较大的内部政治风险,欧盟借机推动财政一体化的努力可能会打折扣。“化危为机、推动财政一体化”是欧盟释放巨量财政手段的主要动力和政治目标。自欧元区债务危机以来,消除内部各国间的经济财政不平衡、逐渐建立财政转移支付联盟,始终是一个有待欧盟破局的问题。疫情带来的经济冲击进一步暴露和加大了欧盟内部的经济失衡,原本债务负担沉重、经济增长欠佳的意大利、西班牙和法国等南欧国家受疫情冲击最重,今年一季度经济损失分别达到4.7%、5.2%和5.8%,对欧盟资金支持的需求最为强烈。中东欧国家虽然受疫情冲击不大,但其经济基础和财政能力相比西欧、北欧国家要脆弱得多,对于欧盟财政支持也乐观其成。在市场、货币一体的环境中,欧盟经济的复苏成效取决于能否补足南欧和中东欧的短板,因此有必要通过大规模财政救助来进行扶持,并在此基础上进行建立财政转移支付联盟的大胆尝试。但现时状况是多数成员国并未就此作好准备。作为欧盟财政预算的主要贡献者和欧盟进行市场融资的主要担保者,西欧和北欧国家向来对南欧国家的偿债意愿和能力颇有疑虑,对“债务共同化”这样的道德风险深恶痛绝。在欧盟基金计划出炉后,此前在发行“新冠债券”争论中形成的以南欧和中东欧国家为一方、以部分西欧北欧国家为另一方的矛盾重现。尽管法德妥协减弱了欧盟内部的对立情绪,但短期内并不能消除双方的矛盾,在欧盟计划的基础上仍然需要各方进一步作出妥协才有可能达成共识。其次,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欧盟如何确保经济状况不好和偿债能力较差的国家不违约,也是个有很大风险的问题。欧盟为此开出的处方是要“借鸡生蛋”,将基金贷款的使用目的与落实欧盟产业战略和成员国内部改革相结合。在欧盟提议启动大规模投资的欧版“马歇尔计划”未果后,欧盟复苏基金计划显然是要走“曲线”推进的路子,将其力推的绿色产业和数字经济“打包”进各国的发展规划中,同时建议各国对大企业“开刀”,借机开征数字税或碳边界税。这种做法至少存在两个风险:一是在绿色产业和数字经济方面,各国实施的意愿、基础和目标不同,政策“打包”的效果很难预期。例如在仍严重依赖传统能源的中东欧国家,绿色产业的推进效果将很难让欧盟如意。二是在对大公司税收上动脑子进行“再融资”,对于一些仍希望通过税收优惠来吸引投资的国家来说也很难接受,而且这种做法多半会针对在欧盟市场的外资企业,不仅有“杀鸡取卵”的嫌疑,还会让成员国在赚取“快钱”、减轻欧盟偿债负担的同时,伤害到欧盟市场的开放度和包容性。最后,在当前的国际资本市场上能否融资顺利,对内外交困的欧盟来说也是个大问题。自债务危机以来,欧盟在资本市场上的融资效果并不理想。例如欧盟于2014年底推出的“容克投资计划”原打算以335亿欧元为种子基金来撬动5000亿欧元的市场投资,结果在实施三年后获得的资金仅为目标金额的一半。在当前部分成员国依然债务缠身、欧盟经济难逃衰退的形势下,欧盟在国际资本市场上的信用正在经受考验,融资难度只会更大。何况在当前形势下资本避险情绪严重,资金大多流向美国市场,欧盟要想“虎口夺食”绝非易事。欧盟利用市场和财政手段进行大手笔豪赌,并不只是欧盟自己的“家务事”。外界对欧盟复苏基金计划的关注,不仅是因为其作为世界主要经济体采取的大规模财政举措将产生溢出效应,而且其面临的各种风险也有可能对计划的实施效果造成扭曲,从而扰动国际资本市场。同时,欧盟复苏基金计划将财政救助、经济复苏和产业战略相捆绑,对未来世界经济格局和产业体系调整也将产生巨大影响。在全球疫情逐渐缓解、世界主要经济体相继推动经济复苏的时刻,各方不仅应当关注自身利益,使出浑身解数来“救己救急”,也应当从维护共同利益和全球化的大局着眼,通过国际合作和协调来“推己及人”,否则就可能会经历一场得不偿失的冒险。(作者是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所所长)